刚结一年就离婚!杭州女博士又哭又闹,她的问

发布时间 2019-03-01

“比喻有位患者,有弛缓、心慌、坐立不安等症状,甚至连手机响起来,他都感到恐惧。”唐光政说,一些性格比较认真劳心的人,有时更容易得焦虑症,“他们会考虑过多的细节,越想越没底,恶性循环。”

考核结果的出炉,不仅有助于学术研究和实际应用,更有助于人们对精神障碍的关注,摆脱认知误区。

类似案例并不鲜见,杭州第七公民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精神卫生中心)心身妨碍科副主任/心理治疗中心主任唐光政副主任医师对这类病患就很熟悉。

焦虑症已成为我国患病率最高的一种精力障碍,成人终生患病率高达7.6%,多达8000万人。确实,事实中,各类焦虑症的患病人群在门诊表现上就很普遍。

但周玲把导师作为本人的标杆,她渴望能尽快到达自己的目的,一旦稍有追赶不足,就绕进了“我仍然没能达到院士水平,我必须把更多精神投入到研究中去”的怪圈。生活、工作乃至情感,也因此受到影响甚至打击。

唐光政的门诊每天几乎都会接待焦虑症患者。仅最近半个月,就有六七十位焦虑症患者住院。

周玲(化名)在友人的陪伴下第一次来到浙大一院精神卫生科主任、杭州心悦健康咨询服务有限公司首席专家许毅的办公室时,又哭又闹折腾不停,让执业多年的许毅都有点惊疑。

他告诉记者,周玲是非常典型的焦虑阻碍症状,“把目标定得太高,一时达不到,焦急症状就上来了。”

女性着急症的比例高于男性

结果令人唏嘘,不仅她自己备受困扰,就连刚结婚一年的丈夫,也因无奈忍受她的偏执,最终离婚。

她的焦虑跟偏执让丈夫跟她离婚

事实上在很多人看来,周玲基础无需焦急——名校高材生、博士师从著名院士,并且研讨成果不错,无论学历、资源还是职业生涯都令人艳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