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遗嘱作品是他全部的嘱托

发布时间 2019-09-20

  2016年9月7日,叶秀山先生在书斋中溘然长逝。他的离去毫无预兆,书桌上还放着他刚刚读过的法国哲学家柏格森的著作、中国哲学家文献的读书笔记:他留下了点亮的台灯,留下了正在书写的手稿,留下了打开的问题,也留下了无尽的思与诗

  三年后,《叶秀山全集》(以下简称《全集》)出版。这部12卷本的《全集》包括了叶秀山公开出版或发表的专著、论文、散文、随笔、访谈、演讲等。

  9月7日,“纪念叶秀山先生逝世三周年暨《叶秀山全集》发布会”在清华大学举行。

  借由《全集》,我们得以再次泽被于叶秀山的思想当中。正如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黄裕生所言:“叶先生没有遗嘱,他的作品就是他全部的嘱托;他没有告别,他的思想就是他对这片土地一份最珍贵的祝福。”

  “愉快的思”,这是叶秀山为自己的首部学术短论集取的名字(收录于《全集》第三卷)。跟从叶秀山学习23年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王齐说:“愉快的思”可以来概括叶秀山的整个著述生涯,因为“叶先生从不觉得哲学思考是痛苦的”。

  凡跟叶秀山有过接触的哲学界同仁,大概都能忆起叶先生在谈及阅读中新发现的问题和兴趣点时脸上浮现的欣喜之色,就好像儿童得到了新玩具,兴奋、慰藉。他常将这种状态表述为“多好玩儿啊”。

  哲学的英文“philosophy”来自古希腊文philia (爱)和sophia(智慧),哲学就是“爱智慧”。

  “愉快的思”正是“爱智慧”的本真表现。叶秀山曾说,“思考哲学问题是愉快的,如果你真正深入到哲学当中,就会觉得打通一个理路、想明白一个道理本身就是好玩的,而且这种兴趣是发自内心的,哲学本身就可以构成一个目的,而不是达到另一个目的的手段。哲学有着深厚的历史基础,无数有大智慧的人对它作过研究、思考,它很值得我们对它发生兴趣,去追求它、爱它,哲学本身就可以有吸引力,这是我一直持有的信念。”

  《愉快的思》对曾跟随叶秀山从事博士后研究的温州大学特聘教授、浙江省钱江学者傅守祥影响颇深。从这本书里,傅守祥明白了,“智慧”是一种人类精神的理想境界,是无限之物,只能以高低计,哲学家对“智慧”追求的动力来源于对智能本身单纯的“爱”,没有其他实用的功利性。

  作为哲学家,叶秀山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哲学不能由别人现成地教给你,要真正知道哲学是什么,必须自己去思考。哲学不能仅仅成为一个人谋生的手段。做哲学就是为了追求真理,这是哲学工作者的使命。

  在《哲学史讲演录》的导言中,黑格尔曾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命题:“哲学史本身就应当是哲学的。”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李秋零坦言,叶秀山早年的哲学史著作《前苏格拉底哲学研究》(收入《全集》第一卷)对其影响颇深。“因为我在这本书里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史家的研究和记载、介绍,还渗透了一个思想家自己的思想。”

  叶秀山在学术生涯中曾主编八卷本《西方哲学史》,其中《西方哲学史(学术版)第一卷 总论》(上篇)收入《全集》第六卷。虽然叶秀山在西方哲学史的研究上颇有建树,黄裕生却认为,表面上看叶秀山首先是一个哲学史大家,但实际上他同时是一个真正的哲学家。

  《全集》的编辑推荐语道:叶秀山一生在哲学研究领域都自觉地实践“以中国学者的问题意识研究西方哲学,以西方哲学的理论视野研究中国传统思想”这一原则,并始终坚守在第一哲学层面上展开对西方与中国一系列最重要的哲学思想的研究和会通,坚守在纯粹哲学层面上讨论、思考一系列根本性问题。

  “叶先生对任何一个大哲学家的研究都非常自觉地围绕着自己作为一个中国学者的处境性问题来展开,所以他对每一个哲学家思想的讨论都同时是对自己所思考的问题的回答。”在黄裕生看来,叶秀山对于汉语世界的最大贡献,不在于其史家工作,恰在于哲学思想本身。

  “他对诸如自由与自在、存在与无、历史与时间、绝对与他者等这些第一哲学层面的问题所做的不懈追问与持续讨论,把汉语世界的哲学思想推到了一个新的边界,开启了汉语思想新的可能性。”黄裕生说。

  “这种永恒的思想具有两个明显特征:其一,这种思想是对历史的真实记录,直接反映了不同时代的精神生活;其二,这种思想是对人类心灵的鲜明刻画,永远会在不同时代的人们心中传递。”山西大学哲学系教授江怡表示,叶秀山的精神遗产正是这种永恒的思想,它们会使我们感到常读常新,并泽被后代。

  《全集》中叶秀山留下的所有文字不仅是他个人内心世界的独白,更是对他所经历的时代所做的精神描写,特别是近40年来广义的中国哲学研究(包括中国的外国哲学研究)所发生的系列变化的思想缩影。

  在江怡看来,《前苏格拉底哲学研究》和《苏格拉底及其哲学思想》是改革开放之初国内西方哲学研究的力作,启蒙了后来学者在古希腊哲学以及西方哲学研究园地里努力耕耘;《思史诗现象学和存在哲学研究》开启了国内现代外国哲学研究的先河,为后来者打开了另一扇思想的大门;《启蒙与自由》、《科学宗教哲学》以及《西方哲学史(学术版)第一卷 总论》(上篇)则代表了目前国内西方哲学史研究的最高水平,并将成为后人研究中国当代哲学历史发展的重要见证;《中西智慧的贯通》和《哲学的希望》等著作,则是叶秀山对中西比较哲学研究的重要尝试,为中国哲学的未来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思想途径。

  “所有这些都直接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哲学研究格局,也为后代的哲学研究留下了宝贵的第一手历史文献。”

  《全集》并非只记录了叶秀山的思想历程,更是对人类心灵世界的全面揭示。从具象式的《京剧流派欣赏》和《古中国的歌京剧演唱艺术赏析》,到概念式的《愉快的思》《“知己”的学问》和《在,成于思》,再到散文随笔等著作。“这些都深刻反映了人类思维活动基本方式和规律,即以感觉为起点,以概念为工具,以思想为目标,追问人类心灵的基本方式。”江怡说,这些恰好都是用十分平常的话语表达着我们每个心灵可以捕捉到的思想火花。

  叶秀山曾为出版《全集》的江苏人民出版社手书:“思想性之书是永久性的存在。”如今,《全集》在叶秀山逝世三周年之际出版,似乎是在宣告:他并没有离开我们,他始终以思想的方式存在于我们中间。不灭刷机神器 HTC HD2刷入诺基亚X ROM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正版通天报| 大赢家公益高手坛| 彩合网今晚开什么码| 品特轩高手之家26655| www.13696.com| 香港王中王正版挂牌| 特码仙论坛| 香港挂牌之全篇记录|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开奖结果|